柠檬味的小蛀牙

truly madly deeply

Willisak--《Versace on the floor》上

地板上怎么玩才骄奢?

Boundaries:

鬼知道Isak怎么会误打误撞来这种派对。


 


好吧,换成别人估计会在入场后马上PO照炫耀自己获得Penetrators派对邀请,仿佛那样就能证明成为Nissen女同学们迷恋的对象。烂俗的电子音乐也算了,粉红的霓虹灯光不是在暴露自诩fuckboy的入侵者们内心的恶趣味吗!还有和鱼子酱梳打饼并排放在一起的安|全套,贴心的提供各种尺寸和厚度以供选择。


 


站在角落的一年级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,幸好酒水倒是不差,Isak心里想着,毕竟是堂堂入侵者大当家举办的派对,总不会寒酸的。就因为这个理由,他被好朋友拖着来到几乎位于郊区的房子,是的,有钱人的房子不在热闹的市中心。看着气派的家装,Isak更加烦躁,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。见到Jonas和一个金发女生几乎面贴面在说话,完全无暇顾及他的存在,男孩只好悻悻自己找消遣。


 


想躲去厨房却看到那对男女几乎脱|光衣服在亲热,想去洗手间却发现浴帘后传来呻|吟,门后,楼梯口,沙发上,甚至餐桌旁边,God,Isak感觉自己掉入了成人片场,目之所及都是限制级画面。男孩按了按太阳穴,试图缓解因为酒精带来的头痛,他走上楼梯,逃离窒息的闷热。


 


Isak深吸一口气,整个人的体温从瞬间的燥热舒缓下来,耳边只有隐约的音乐,眼前的一切不再是朦胧暧昧的色调,而是冷淡的白色灯光。走廊两边是紧闭的房门,Isak突然有种急需躺下休息的渴望,迈着些许摇晃的步伐,他直接推开右手边房间的门,还没看清床上是谁,下一秒就被人朝正脸丢了枕头,Isak尴尬的赶紧把门拉上。看来房子里每个角落都充满惊喜。


 


当他小心翼翼的转动仅剩那个房间的门把时,Isak闭上眼睛做好了被轰走的准备。一秒,两秒,三秒…完全的安静,他慢慢睁开双眼,对上的却是背对自己的身影。


 


黑色皮夹克显出宽阔的肩线,夹克中间是美杜莎头像的暗纹印花,紧身牛仔裤贴着修长的双腿,玻璃落地窗的反射中模糊了表情,似乎他还没察觉自己突兀的闯入。Isak轻扣房门,对方转过身来,门口伫立的人,窗前站立的人,一双灰绿,一双深褐。男孩感觉口干舌燥,喉咙仿佛残留着偷喝的威士忌的灼烧,张口却挤不出一个字。对方双手插在口袋里,静静的等着他说话,而此时Isak两颊的红晕不只是酒精带来的副作用,他抓了抓耳边的卷发,支吾半天才勉强说了一句完整话:


 


“我可以进来休息一下吗?”


 


看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,Isak开始焦急解释:


 


“对不起,我知道是你先来的,可是我今晚喝了威士忌,虽然我应该听Jonas的话别碰的,可是我也只是想尝尝味道而已,然后原来酒劲真的很猛,我开始头痛,更糟糕的是还放着电子音乐,我是不讨厌这种类型啦,不过选歌的人品味真的很差…”


 


Isak自顾自说着,没有留意到音乐话题上对方脸上闪现过的不悦。


 


“总之就是我头痛得不行,想找个地方休息,然后恐怖的是这个房子几乎,哦,不,是绝对每个角落都有人在亲热。就在刚才我被隔壁房间的人赶出来,我发誓那张床上同时有三个人缠在一起,Gross!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你可以进来。”


 


这一句暂停了一年级男生滔滔不绝的解释,只见他轻轻带上门,然后走近床边,眼神瞥了瞥褐发男生,似乎在寻求同意,然后才敢坐下。


 


Isak的手指绞在一起,咬着下唇,顿了顿,还是忍不住问了:


 


“你是不是也不舒服才会一个人在这里…”


 


沉默,停留的眼神让男孩觉得自己被彻底解剖般所有秘密无所遁形,Isak双手握拳,努力的与那双深沉对视。


 


“算是吧。”


 


一年级男生听到了这句话背后隐含的无奈。


 


“你不是Penetrators的成员,怎么会来这个派对?” 


 


男孩知道他们终究会被揭穿的,只是他一定不能出卖Jonas,谁知道那群入侵者会怎么报复。这个人知道自己不是penetrators,所以他想假装自己是成员之一的理由也破灭了,再说也没人相信一年级生能加入吧。这个时候Isak觉得自己必须和这个房子的主人扯上关系,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地位。


 


“我…我是William的男朋友,” Isak脱口而出,“你知道William是谁吧,Penetrators的大当家哦,帅气又有钱,这个房子就是他的…”


 


Isak突然发现自己在说谎上的技能进步神速,像这样的弥天大慌自己居然说的有模有样。不过对方挑眉的坏笑让男孩在细节上更加添油加醋,自尊心已经完全战胜了羞耻心。什么第一次约会就海边告白,每天送玫瑰花…...Isak把平日里看过的恶俗电影情节一一列举出来。


 


看着对方质疑的偷笑,男孩更加不安,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说得天花乱坠,他还在那里看热闹心态。Isak决定反击,不能自己一个人出丑,反正看他那样应该也是混进来的。


 


“那你又是谁!看你的样子也不像入侵者!”


 


Isak起身走到他面前,小脸上尽是得意,然而下一秒就被对方的话彻底破除。


 


“我叫William,William Magnusson。”


 


一年级男孩整个人怔住,刚才的口齿伶俐消失的无影无踪,圆圆的眼睛定定的看眼前这个长相英气的人。


 


“或者应该说你的男朋友?”


 


说这句话时,William故意凑近,温热的气息和沉稳的香水完全将Isak包围,身高的差距让男孩仿佛整个人倚在他怀里,脑海一片迷糊,哑口无言。


 


Isak稍稍仰起头,那么近的距离,他所有的反驳都消失在对方温柔的眼神中,只能安静的任由处置。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暴力,却是对方落在双唇上的吻。轻柔的像是怕碰碎了脆弱,或者只是不确定的试探,Isak的思绪一片空白,双手紧紧攥住William身上皮夹克的前襟,努力维持着仅剩的力量,顺从的张开紧闭的牙关,迎接对方悄然滑入的舌尖…




TBC

庇护 Chapter1

被点赞狂魔炸出来的山间爱情小插曲又名一伐木工与小白🐶与白(金)雪(毛)桃桃的故事

Boundaries:

RPF/Alternative Universe/OOC


Thomas Hayes/Tarjei Sanvik Moe




Thomas拉好外套的拉链,戴上灰色针织帽和新买的羊皮手套,眼神望向窗外。大雪已经停了,但是依然刮着寒风,带着树梢摇摆。他走出屋外,随即便感受到凛冽的风如同细碎的玻璃扎入身体,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白茫的雪景,不出意外,毕竟山上也只有他和几户人家居住。就算是外面的人过来,也只是那些喜欢探险的冒险者。这种恶劣天气几乎是人迹罕至了。




Thomas安于这种宁静的生活,这里有他和家人一起的美好回忆,并且生活所需也已经满足,一间木屋,一张大床,还有一个厨房,简单却温暖,即使有时候会孤独。他不否认当一个人坐在壁炉前,那一刻心里的落寞,幸好有Blanc陪着他,白色的小狗会窝在他的身边,给他带来安慰。天气好的时候,附近的人家会邀请他过去,一起分享晚餐,围着篝火聊天,唱歌,互相陪伴。


 


现在只是十二月初,天气本不至于如此寒冷,可是连续几天的大雪让Thomas几乎被困在木屋里,无法出门。连续几日的取暖让囤积的木材几乎消耗完毕,幸好今天开始转晴,他也能出门找点木材回家。Thomas手里抓紧栓着Blanc的绳子,积雪让他寸步难行,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进。Blanc兴奋的摇头摆尾,时不时吠叫,或许困在屋里也让它不好受。Thomas感觉到冷风刮着脸颊,甚至是刺骨的疼痛,家里剩下的木材还足以支撑几天,其实他可以回去,等天气好点再出来。


 


正当他衡量该去该回时,手上的绳子突然溜走,Blanc向前方猛冲出去,伴随着连续的吠叫。Thomas只能吃力的跟在后面,身上厚重的衣物和脚下的雪地让他的动作显得迟缓。心里的不安开始显露,他绝对不能让Blanc走丢了,这些年陪伴着自己只有它了。


 


当Thomas找到Blanc时早已是气喘吁吁,只见它在大树边不停走动,并朝着自己的方向吠,似乎在告诉他发现了什么。Thomas皱眉,一步步走近,当他看清后,震惊使他脑袋一片空白,无法言语。


 


一个男人躺在雪地上,脸色如落雪般苍白,嘴唇已经变成深紫色,还有他的睫毛,长长翘翘的,却沾上了雪花,几乎被冻结。Thomas蹲下,手指抚过他的脸颊,在他的鼻尖探过,还有呼吸,虽然气息那么微弱。Thomas摸了摸他的手腕,脉搏正常,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口。也许他迷失了,在山上走着试图寻求救援,却被大雪困住。医院在几十公里之遥,Thomas并不确定以对方目前的身体状况,能否撑到那个时候。Thomas绝对不想对方因为自己的仓促决定而陷入危险。但是站在原地也不是解决办法。他思考了几秒,伸长手臂放在对方的颈后和腿部,将无意识的人抱在怀里。怀里的人发出轻微的呜咽,Thomas知道自己如果动作迅速,对方还有获救的希望。


 


回家路上花费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十倍不止,不仅因为在雪地行走的艰难,还有怀里多出的重量。甚至有几次,Thomas差点绊倒,幸好Blanc跑在前面,偶尔低头,鼻子嗅着地上,生怕漏过一丝存在的危险。


 


小屋并不大,一扇木门,还有一扇大玻璃窗。屋内的家具和他的父母在时几乎一模一样,都是简单的木质。虽然空间不大却自有一种温馨,大床在壁炉的对面,上面铺着白色床单和厚厚的被子。Thomas将他放平在床上,动作尽量的轻柔,生怕自己再给他带来伤害。颤抖的双手慢慢脱下对方身上破旧的外套,然后是鞋子和袜子,当Thomas看到浮肿并且淤青的脚踝,他终于知道对方昏迷的真正原因。


 


Thomas不确定自己应该做什么,只能努力回忆自己在急救课学到的知识。深吸一口气镇定,然后拿起枕头,垫高受伤的脚踝,将被子紧紧裹住昏迷的人,怕不够暖,他脱下自己身上穿着的外套,扫落上面沾到的雪,再盖上去。Thomas坐在床边,终于冷静下来,这时他的目光停留在对方的脸庞。五官那么好看,甚至是精致,一眼见过便永远不会忘记。他的脸颊似乎回复了些许生机,不再那么苍白,嘴唇依然带着紫色,不过没之前那么严重。体温也开始回升了些许,也许是被自己抱在怀里,自己的体温传递给了对方。Thomas走去厨房烧水,还准备煮点热汤,他相信等对方醒来肯定需要食物。最后从冰箱里取出冰块,用毛巾包好,然后敷在脚踝处。只见昏迷的人脸上终于有一丝不适的表情。看来情况没有他想的那么差,虽然昏迷着还要承受额外的疼痛,但至少表示他的关节还正常。


 


Thomas拿一个盆子盛了热水,里面放着干净的毛巾,然后用热毛巾擦拭对方的脸庞,手掌。这时,伤者的嘴唇不停颤动,体温也比刚才高了许多。Thomas看着他身上因雪融后湿透的衣服,也许换掉衣服才是最重要的,不然自己做再多的事也抑制不了发烧的延续。Thomas慢慢脱掉他的毛衣,解开衬衫的扣子,这对于他是从未发生过的画面,帮一个陌生男人脱衣服,触摸到对方的肌肤,指尖感受着对方身体的颤抖。甚至,当他的手指碰到对方的大腿根部时,似乎一股电流窜过全身,那种异样是Thomas从未经历过的,他不懂这些感觉为何在此刻发生。


 


帮伤者换好衣服之后,Thomas坐着仔细观察他。从自己救他那刻直到现在,对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不过从表情看,起码现在的他是安定下来了。Thomas换洗之外,在床的另一边躺下,倦意使他很快便闭眼陷入睡眠。


 


***


Thomas忽然醒来,身边人在反复翻转,伴随着呜咽和喘息。透过窗帘。他看到外面还是一片漆黑,几秒后,混沌的睡意消失,他才意识到发生什么事。看到对方在睡梦中痛苦的挣扎,Thomas心里开始慌张,那种害怕对方出事的惊慌,自从他母亲离世后再也没经历过的害怕。整理思绪,Thomas冲去厨房拿来热水,可是对方不停翻动让他没办法喂他喝水。Thomas努力按住他的双臂试图镇定他的行动,却遭到反抗。发烧带来的疼痛让他的全身几乎着火般滚烫。Thomas只能将他紧紧拥在怀里,嘴里开始轻轻哼着母亲曾经唱给他听的歌谣。其实那只是简单的旋律,可是每次只要他生病或者噩梦醒来,母亲总会用这个方法使他安静下来。




怀里的人渐渐平静,虽然身上温度没降,但起码不再挣扎。Thomas这才将他放平,然后躺回床上。


 


他靠近对方,动作迟疑而尴尬,终于还是伸出双臂揽住对方的脖子和腰部。也许是因为身体接触带来的慰藉,对方的呜咽声已经全然消息,就连呼吸也显得平和。


 


“你在这里,”对方细声的呼唤让Thomas不知如何反应,“你回到我身边了。”


 


就在Thomas还沉浸在好奇和疑虑时,对方抓着他衣服的衣领,将两人的身体拉的更近,完全贴合,不留缝隙。呼出的气息洒在Thomas的颈部,带来的异样骚动让他觉得不安,却又隐约的悸动。他从未和别的男人如此亲密所以他并不知道如何处理眼前的状况。他应该推开对方吗?他由此引发的思绪是多余的吗?毕竟对方昏迷着,昏迷中的行为不应该被认真对待的不是吗?


 


“我真高兴你陪在我身边。”


 


对方的话语让Thomas彻底迷糊,同时也点燃他体内莫名的情感,就像一团不知从何而来的火焰。当对方更用力的抱紧他的身体,脸埋在他的颈部,呼吸着他的气息时,Thomas觉得自己体内的火焰濒临迸发。太多的情绪,太多的想法在他脑海里缠绕,试图告知他应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。


 


“吻我……”声音渐小,不过Thomas听的清清楚楚,“吻我吧求求你…….”


 


Thomas感觉喉咙发干,他稍稍拉开距离,仔细看着对方咫尺之遥的脸庞,他的手指停在自己的发丝之间,所有的感官体验让他不禁呼吸急促,闭上双眼,轻轻的将嘴唇贴近,吻住对方。


 


当对方的身体全然松弛下来,Thomas慢慢睁开双眼。眼前是又再次昏睡过去的人,端详会发现他的嘴角似乎带着笑意。Thomas大舒一口气,双臂放开他,然后眼神呆呆看着天花板,努力想理清刚刚发生了什么。他真的吻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吗……




TBC

A feeling my heart can’t deny 1/?

来 一起吃美味的站街梗

Jessica:

凌晨,奥斯陆市中心

William再一次经过那个街口,目光投向焦黄路灯下静驻的轮廓。大衣包裹着看不出线条的身体,针织帽沿下依稀是翘起的发梢,围巾掩盖着下颌,只有那双犹如此刻冬夜般澄澈冰冷的绿色,观察,打量,对视,然后嘴角上扬。

他踩下刹车,深黑的跑车融入这阴暗的夜,按下车窗,看着已站在车旁的男孩。

“blow job 20克朗,有套 30克朗,无套 50克朗,3P和SM要双倍价格”

听着对方熟练的报出服务价目,William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对方的面孔。也许是他过久的沉默或者异常的注视,男孩自觉无趣,悻悻的离开。

“上车”

就在他转身之际,传来一声阴沉的命令。男孩忍不住得意的笑容,拉开车门。

当他坐在皮革座椅上,暂时摆脱黑夜街头的寒冷,男孩心里感激自己的好运,起码不用和昨晚一样,跪在角落里讨好客人,膝盖发酸。

这个人似乎不太说话,仿佛当他透明,男孩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引起他的注意。

“我叫Issy” 他报上自己的名字。所谓名字也只不过是一个编造的谎言,干这一行没人傻到会用自己的真名。

William还是没有看他,“你叫什么我没有兴趣知道,你只是我花钱买的物品,物品不需要名字。”

Isak不再说话,眼神望向窗外无边的漆黑......

To be continued

狠狠咬口🍬🍬

Jessica:

一大早就被喂了一嘴糖!!!!

时隔一年的点赞背后是多少暗涌啊……

还暴露了审美情趣:软萌的卷毛塔塔才是最爱......

所以是故意等了一年,等塔塔的头毛长回来?